跨境電信網絡詐騙金額無法確定是否能治罪? “兩高一部”出台《意見(二)》提供明確詳細適用執法依據

導讀:2021年12月29日,格爾木市人民法院刑事審訊庭依法公然開庭審理了被告人馬某、毛某詐騙一案。庭審中,被告對偷渡至緬甸從事“殺豬盤”類電信網絡詐騙的事實招供不諱。,跨境電信網絡詐騙金額無法確定是否能治罪? “兩高一部”出台《意見(二)》提供明確詳細適用執法依據, ,      2021年12月29日,格爾木市人民法院刑事審訊庭依法公然開庭審理了被告人馬某、毛某詐騙一案。庭審中,被告對偷渡至緬甸從事“殺豬盤”類電信網絡詐騙的事實招供不諱。經查明,二人在境外加入詐騙團體,接受詐騙團體的培訓,以偽造的身份劃分通過微信、快手等社交軟件騙取被害人信託后,將團體詐騙平台鏈接發送給被害人,多次詐騙被害人錢款。現有證據雖無法證實二被告人詐騙的詳細金額,但憑證《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審查院、公安部關於解決電信網絡詐騙等刑事案件適用執法若干問題的意見(二)》(以下簡稱《意見(二)》)的劃定:“有證據證執行為人加入境外詐騙團體或犯罪團伙,在境外針對境內住民實行電信網絡詐騙犯罪行為,詐騙數額難以查證,但一年內出境赴境外詐騙犯罪窩點累計時間30日以上的,應當認定為詐騙罪中劃定的其他嚴重情節”。該案中的二被告人相符該劃定,雖然無法證實二人詐騙的詳細金額,但在案的證據足以證實二人赴境外詐騙犯罪窩點專門多次實行針對中國大陸公民的“殺豬盤”詐騙流動,累計時間達30日以上。遂遵照《意見(二)》的劃定以詐騙罪判處被告人馬某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人民幣5萬元,以詐騙罪判處被告人毛某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3萬元。,
  本案中,二被告人的詳細詐騙金額雖無法確定,但仍以詐騙罪治罪處刑。這體現了對電信網絡詐騙犯罪的從重辦處原則,在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愈發狂狂的當下,為依法嚴肅懲治電信網絡詐騙犯罪,對其上下游關聯犯罪執行全鏈條、全方位襲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審查院、公安部於2021年6月17日出台了《意見(二)》,《意見(二)》的出台充實彰顯了黨中央襲擊治理電信網絡詐騙犯罪的刻意。在信息網絡快速生長的時代靠山下,電信網絡詐騙依然連續高發、高位運行,作案方式逐步由電信詐騙向網絡詐騙轉變,作案窩點由境內向境外轉移,手藝手段不停演變升級,已成為當宿世長最快、嚴重影響人民群眾平安感的刑事犯罪,也給司法實踐帶來許多新的難題和挑戰。“兩高一部”的《意見(二)》,在司法實踐中施展了主要的作用,展現了聚焦全鏈條襲擊、堅持從嚴襲擊的總體要求。, ,  電信網絡詐騙是隨着電信通訊和互聯網的普及而催生出的一種新型詐騙手段,是指以非法佔有為目的,依託牢靠電話、手機、互聯網等通訊工具,接納虛構事實或遮掩真相的方式向社會民眾設置圈套,遠程騙取民眾財富的犯罪。, ,  電信詐騙之以是屢禁不止、屢剿不停,是由於在電信網絡詐騙案件中,被害人面臨的是一個有組織的犯罪整體,專業化分工顯著,依託於網絡手藝的犯罪行為波及地域較廣,隱藏性較強,給偵查機關破案和追贓帶來極浩劫度,因此,犯罪分子等很難在較短時間內一網打盡。另外,在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案件中,被害人通常是涉眾型的,被害人普及天下各地,取證難度大,為案件的偵查帶來了現實的難題,另有的犯罪分子存在幸運心理,以為自己沒有詐騙樂成或者沒有犯罪所得就不是犯罪,對此“兩高一部”專門制發《意見(二)》嚴肅襲擊此類情形。豈論是電信網絡詐騙犯罪分子若何狡詐,手段若何高明,“天道好還疏而不漏”他們終將受到執法的重辦,“天上不會掉餡餅,不是窟窿就是陷阱”不管是犯罪分子照樣被害人在任何時刻不要存在幸運心理、不能想着坐享其成。